gototopgototop
总理李克强那年来过界首,与他大学同班的界首一中校友也很优秀! PDF 打印 E-mail
2017-08-31 14:53

1.png

陶景洲 律师,安徽界首人,中学毕业于界首一中,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同班),国际兼并收购和国际仲裁法律业务专家,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委员;伦敦国际仲裁院委员;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

     1985年,陶景洲进入名为Jeantet & Associés的法国律所,成为第一位进入法国律师事务所的中国学生

      1991年,陶景洲律师加入了第一家在华设立办事处的外国律师事务所,美国高特兄弟律师事务所(Coudert Brothers),主导高特在中国的业务,并于1996至2005年间担任高特北京办事处的执行合伙人和首席代表,成为高特百年历史中的首位华人执行合伙人

      他曾先后代理数十家中国进出口企业在欧盟提起的反倾销调查中应诉,帮助了众多中国企业清除了国际化道路上的发展障碍,因此被誉为“中国反倾销第一人”。

      2008年,他被国际体育仲裁庭任命担任北京2008年奥运会特别仲裁庭的12位仲裁员之一,并审理了“北京奥运会参赛方的申诉”第一案。

2.png

北大南门合影 

左起:王绍光,陈兴良,李克强,陶景洲

      1958 年,陶景洲出生于安徽界首市一个干部家庭。

      1971 年冬天,界首一中校墙上结了层白霜,一叶无存的老杨树看上去比夏天干净。陶景洲嘴里冒着白气,穿着养妈缝的棉裤,直挺挺地晃进了教室。

      母亲的针线活好,棉鞋底纳得结实,唯独没办法踩雪,陶景洲就等冰面变成暗灰色。沙颍河源出嵩山南麓,支流众多,隆冬河上结起厚冰,半个月也不见化。捡块大石头砸上去,纹丝不动,三轮车也能过。

      13 岁的陶景洲和同伴们在冰面上跑,跑得脚胀起来,脚底心丝丝痒。找块空地,他把书包一放,作业本上扯下两张纸,对折几下,后角压前角,最后变成四个角相互叠压的正方形 " 面包 "。一个同伴将面包平放在地上,另一个就用自己的面包砸,谁把对方的面包打翻面儿,就赢他一个面包。日落黄昏,陶景洲裤兜里塞满面包,看一眼西边的天,到点了,一溜烟跑回家。

3.png

      两年后,伴随文革 " 反回潮 ",陶景洲开始大量逃学。背着书包出门,装模作样地喊一句 " 上学去了 ",其实是野地里放风筝、弹弹珠去了。他没想到高中班主任会找上门,事情败露,父亲暴怒,抬腿就是一脚。那可是当年打过解放战争的腿,陶景洲脑子 " 嗡 " 得一下,身体已经飞到院里的轱辘井旁。脸上,手上全是泥灰。从那之后,他再不敢逃学。玩心收了,人又聪明,成绩不在话下。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安徽县城界首,陶景洲在窄门的这边,世界在那边

      他还不知道火车是什么,去趟淮南就是出远门了。他不知道沙颍河以北还有永定河、潮白河、北运河,冬天冰结得更厚,冰期更长。而若干年后火车将载着他穿过那些大小河流,到达另一个世界——北京大学。

4.png

陶景洲的北大学生证

      1977年12月,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冲击而关闭了11年的高考闸门终于再次开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纷纷走进考场,寻求改变命运的机会。陶景洲便是其中之一。     

      1978 年春节,高考完的陶景洲等了快两个月都没收到录取通知书,眼看着身边人一个个收到全国各个大学的通知书,欢天喜地地过年,他心想,完蛋了。有天夜里,天气冷得要命,他喝得烂醉,让同学背着自己去教育局局长家睡觉。真的没考上?还是不甘心,吐了人家一地。谁知就在第二天清晨,教育局的叔叔把一封厚厚的牛皮纸袋塞到了他面前。" 赶紧醒醒吧,你的通知书来了,北京大学政法专业!"

      19 岁的陶景洲考上北大,母亲因为不想让他离开家,悄悄把志愿填成了安徽大学。但陶景洲坚持认为只有第一流的学府才能出第一流的人才,最终还是选择了北大法律系。

5.png

      1978 年 2 月,19 岁的陶景洲背着棉被,从蚌埠上火车。15 个小时后,他拖着两条站得酸痛的腿走出了车厢。火车的力量和速度还在他脑子里轰鸣,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沙颍河,麦地,家门口的篱笆院,他喝干净的白酒瓶子,在绿皮火车的另一边迅速后退。月台上的风横着吹过来。他看见自家房檐上挂着的冰溜子最后滴了几滴水,便再也没影了。虽然无法理性地想清楚,但是他产生了一种直觉,他是真的离开家乡了。

6.png

北大师生留影 

后排从左至右:陶景洲、刘凤鸣、李启家、王绍光、李克强

      北大法律系当年只有一个班,分为 8 个组,陶景洲所在的第四组有同学 11 人,其中男同学 8 人,女同学 3 人。入学没多久,陶景洲注意到同班同学里有个人,也讲着一口安徽话,1 米 76 的样子,皮肤黑,浓眉大眼,鼻直口宽,头发还有点卷。

      陶景洲的室友何勤华也在新生通讯录里注意到了这个人,他的学号紧挨着自己,都是 1955 年出生,都当过干部。但这个人是安徽某村的党支部书记,安徽省学习毛泽东思想先进个人。

      省级的学习毛泽东思想先进个人,不得了!何勤华问坐在身旁的同学:" 李克强是谁?"

      " 我就是李克强,你是何勤华吧!" 一个干脆的声音传来。陶景洲也记住了这个名字。

      李克强比陶景洲大三岁,出生在合肥。1974 年,李克强来到凤阳县大庙公社插队,四年中的多数时间,为生存而忙碌。高考结束,李克强的第一志愿是安徽师范学院,第二志愿是北京大学历史系。而陶景洲的第一志愿——北京大学中文系被母亲偷偷改成安徽大学。所幸发现及时,他又悄悄改了回来。      

      最终,各路英雄都被绝密的北大 " 政法专业 " 选中了。

7.png

从左至右为:陶景洲、魏定仁、姜明安、罗豪才、龚祥瑞、王绍光、陈兴良、李克强、王建平

      多年以后说起李克强,陶景洲觉得,那是一个勤于实践,不事张扬,具有法治精神的青年。有一年,两人都选修了一门 " 海商法 ",涉及海上事故处理等实际问题,他们一同去天津港考察。上码头,登轮船,查勘卸货区。李克强仔细了解货轮装卸货的各个环节,一路上,工作与沟通能力极强。

      当然也有苦恼的事情。进校时,他们几乎一个英文单词都不会,掌握英语成为刚需。陶景洲发现,李克强两个裤口袋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总鼓鼓囊囊的。上去一摸,好家伙,塞了一堆小卡片。正面写英文单词,反面写中文解释,他到哪儿都揣着看。陶景洲想,原来你是这样刻苦的人。

      大三时,李克强已经开始翻译英文原版法律文献,最令人称道的莫过于英国丹宁勋爵的《法律的正当程序》。近二十年来,与正当程序相关的《行政处罚法》《行政许可法》《行政强制法》已经成为规范政府行政行为的最重要立法。

      2013 年的那场中外记者会上,李克强以新任国务院总理的身份,首次与中外记者见面。陶景洲特地将李克强会上的回答仔细看了一遍,在陶景洲眼里,克强还是那个克强,自信且真诚。

      刻苦的人,他们的存在就足以成为学习的动机,随之而来的就是竞争。当年,陶景洲在班里年纪小,考不到第一名,心里不服气。有阵子他特沮丧,站在北大宿舍楼门前,朝南望,南边是家的方向。" 为什么老考不到第一?"

      一个年长他 10 岁的老大哥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也许是担心这小伙子想不开,说:" 能来咱北大的不都是全国各地的尖子么?哪能像在老家?"      

      这一说,陶景洲放松了。

      当年的 " 黄埔一期 ",个个都是精英,他们一腔热情,拥有知识与精神的双重饥渴,试图介入社会现实。

      他们都有一种共同的直觉:这个社会很快会有大变革,非常大的变革!

      1977年12月,关闭了11年的高考闸门再次开启。这年的高考,注定被赋予太多意义:是一个民族对知识渴求的总爆发,是一个国家发展的一次历史性抉择。当年全国共有考生570余万,大专院校录取新生27.3万余,事实证明,恢复高考后的这届学生,成了共和国推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中坚力量,他们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命运。

故事多一点

8.png

     1984年,时任团中央书记的李克强到界首市顾集镇调研青年民兵创办的企业。


来源:界首论坛微信公众号

最后更新于: 2017-09-01 08:40